2013年1月21、22日,首屆“澳門中歐高端對話”在澳門科學館會議廳召開。此次對話由中歐社會論壇、澳門基金會主辦,北京大學高等人文研究院、香港理工大學中歐對話中心協辦,旨在利用澳門的傳統地理優勢,深化中西之間的理解、交流與合作,打造匯聚中歐優質資源、多方參與、錘煉共識的思想平臺。

來自中國和歐洲各地區的思想大師、外交使者、專家學者,以及媒體代表約50人共聚澳門,一同圍繞“澳門與中西對話”、“歐洲危機與中國轉型”、“歐洲和平與東亞和平”三大主題展開對話。鳳凰衛視震海聽風錄欄目、騰訊網為此次活動提供媒體支持,人民網強國論壇對部分參會嘉賓進行了專訪并搭建專題頁面,并在騰訊微博、新浪微博將現場的對話內容實時發布,同網友展開互動。

1月21日上午九時,本次對話活動通過播放歐洲理事會范龍佩主席的錄像致辭正式拉開帷幕,并由代表歐盟駐世貿組織前大使保羅?張萬亭的巴黎政治學院德拉諾瓦教授、中國青少年基金會副理事長陳越光先生,以及澳門基金會行政委員會委員鐘怡女士分別致開幕辭。范龍佩主席表示這次對話有助于中國和歐洲之間的相互了解,并預祝對話成功舉行。德拉諾瓦教授相信會議有助促進中西意見交流。陳越光副理事長則肯定會議的舉辦為與會者提供退而遠瞻的中歐發展新視角,而中歐關系唇齒相依,如何加強兩者的緊密合作成為新時代的重要議題。澳門基金會行政委員會鐘怡委員致辭時表示,在中歐關系日漸緊密的今天,澳門作為雙方對話交流的平臺角色日益突顯,而澳門本身也通過與歐盟在法律、翻譯、經貿、文化藝術和學術研究等領域的全方位合作,促進中歐雙方通過澳門進一步了解彼此;她并希望通過此次高端對話,能讓中國與歐洲的交往推向更高和更新的層次,同時能使中歐社會論壇的宗旨──“推動公民參與,共同思考未來”的重要理念得以貫徹,為澳門提供積極的參考作用,以促進澳門的公民社會建設更進一步地發展。?

圖:歐洲理事會范龍佩主席通過錄像為會議致開幕詞

其他出席是次對話的中外嘉賓和本地代表陣容強大,包括歐盟駐世貿組織前大使、中歐社會論壇創始委員保羅?張萬亭教授,中歐社會論壇執行主席陳彥博士,香港理工大學中歐對話中心主任于碩博士,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宋新寧教授,清華大學人文學院歷史系秦暉教授,香港城市大學楊富雷教授,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所研究員、日本駐希臘大使北村隆則教授,科英布拉大學法學院前院長曼努埃爾?波爾圖教授,國際軍事網絡協調德羅桑伯格上校,北京大學高等人文研究院世界倫理中心主任楊煦生教授,澳門歐洲研究學會主席麥健智先生,澳門亞太拉美交流促進會理事長魏美昌先生等。而這次對話亦特別邀請了多家海內外著名媒體的代表,例如鳳凰衛視時事評論員邱震海、騰訊網燕山大講堂主持人楊子云、《經濟觀察報》研究院院長新望先生、天大研究院資深研究員楊恒均博士等蒞澳與會開展對話,眾多嘉賓通過分享和借鑒各國社會的發展經驗,探索真正可持續發展的模式,共同應對新時代的挑戰。

主題一:澳門與中西對話

開幕式結束后隨即開展對話。首場以“澳門與中西對話”為題,探討澳門作為近代西方世界通向中國的第一扇大門在中西交流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如今中西之間的新一輪對話與合作正在新的文化語境中展開序幕,如何進一步發揮澳門的優勢,使澳門成為中國內地與歐洲大陸之間另一個深層次的對話溝通平臺成為與會嘉賓的對話焦點。

楊富雷教授稱,實際上傳教士們不遠萬里來到中國的本意并不是來對話的,但是因為他們來到中國,對話恰恰就這么發生了。楊煦生教授認為那時中西方把對話作為精神上的對象,真正企圖進入對方的價值世界,對話才真正開始。今天我們來到澳門,實際上是一種對話精神的重溫。在談及澳門的變遷時,于碩博士說,澳門相當一段時間作為進出中國的唯一門戶,也是歐洲人進入中國的落腳之地,等待每個月兩次與珠江上的人進行交易,它從歷史的意義上說已經說明其重要性。澳門體現了近代大的歐洲變遷,新大陸的開發、宗教改革、啟蒙運動、民族國家的建立都在澳門有體現。她希望澳門可以成為走出第三次經濟人相逢的階段,走向第四次相逢:生態人相逢。

  • 中歐關系需創新思維面對

歐洲正面臨著歐債危機,中西之間的對話顯得更加重要。澳門歐洲研究學會主席麥健智先生表示,中國人認為歐洲越來越不重要了,中國人會認為歐洲基礎不穩固等,這些都是誤解。中國和歐洲要建立戰略伙伴的話,必須增進相互了解,所以交流是非常重要的。中歐之間要有創新的思維來面對中歐之間的關系。

  • 媒體互動:澳門人需要建立自己的身份和文化建構

騰訊網燕山大講堂主持人楊子云女士主持了之后的媒體互動,共同探討“澳門學”以及澳門的發展方向。于碩博士認為,澳門有特殊的中西交流史,其他地方沒有;澳門人需要建立自己的身份和文化建構,去掉賭城的符號;澳門相對來說比較開放,在澳門可以做真學問。

談及澳門,不得忽視的就是博彩業。博彩業為澳門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收益的同時,亦為澳門帶來了問題。澳門亞太拉美交流促進會理事長魏美昌博士認為,目前難以解決的問題是,賭城的形象非常負面,不是文化之城。非洲民眾不知道澳門,以為是香港的一部分。澳門跟非洲和拉丁美洲還沒有建立比較好的貿易渠道,了解那邊環境的人少,精通雙邊情況的人更少。澳門不引進,把門關死死的。這要問政府,他們是怎么考慮的。現在信息傳播非常快,應該用新媒體傳播澳門。澳門主導企業家賺錢,還要引導他們支持文化產業的發展。還有學術機構沒有把門打開,宣傳力度不夠。

主題二:歐洲危機與中國轉型

第二場對話則以“歐洲危機與中國轉型”為討論主題,與會者分別回顧近年歐債危機迫使歐洲大陸再次思考與尋找經濟、政治、社會等內部存在的破壞性因素,與同樣處于社會轉型格局的中國現況互為參照,并為中國今后的社會發展建言獻策,尋找實現社會轉型的突破路徑。

對于歐債問題,宋新寧教授認為,歐洲的主權債務問題是個別國家的問題,他不認為歐元或歐洲存在多大的危機,但是存在很多問題。歐洲的社會福利制度有它的問題,但不能下定論說歐洲現在的福利制度就走不下去了。歐債問題是一場被夸大了的危機,各利益相關者都有夸大它的需要。歐洲的主權債務問題更大程度上不是經濟問題,而是政治問題。

歐洲面臨債務危機的同時,中國也面臨轉型問題。秦暉教授認為,關于稅收與福利,中國的問題和西方的問題的性質是完全不一樣的。西方的問題是:既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中國的問題是:馬山珍海味都吃,但就是不跑。中國的下一步改革不僅有利于中國人,也有利于世界,否則不僅中國有問題,全世界都有問題。不能否定存在這樣的可能性,那就是中國經濟中的一些特點能在全球化中勝出,但是這種特點的勝出不是中國的勝出。現在中國的福利分配起到的是擴大不平等的作用,而不是縮小不平等。現在擴大不平等的功能有弱化,但依然沒有改變。

在澳門大學做訪問學者的Thomas Christiansen先生稱,“過去幾十年我們以為我們內部非常團結,但是危機流露出我們并沒有實現社會的一體化,歐洲各國之間還存在較大的隔閡。歐債危機跟中國有什么關系?我發現確實歐洲和中國面對的挑戰是有關聯的,對政府是個挑戰,對民主是個挑戰。歐洲和中國都會強調經濟增長和福利制度,到底應該強調歐洲模式還是中國模式呢?我們都面臨著這種壓力。”

  • 媒體互動:很多事情我們努力便可能有

《經濟觀察報》研究院院長新望先生主持了媒體互動環節,科英布拉大學法學院前院長曼努埃爾?波爾圖教授和澳門大學社會科學及人文學院宋衛清教授,與參與該主題對話的嘉賓同媒體展開了互動。

臺下有媒體代表對中國的轉型與未來提出思考。秦暉教授回應:“我覺得歷史的不確定性很重要,很多事情我們努力便可能有。國家的演變是很難預言的,所有人都認為不可能的時候也許就可能了。在中國,我們只能講我們要做什么樣的努力,很難講這樣的努力是否可能成功。”

主題對話三:歐洲和平和東亞和平

22日上午舉行的第三場對話以“歐洲和平和東亞和平”為題展開。與會者認為和平是一個亙古不變的時代主題和追求,如何促進真正的和平有賴各國加強合作和溝通,而歐洲推動和平發展的經驗將為實現東亞的永續和平提供重要的參考作用。

保羅?張萬亭大使認為和平是最重要的,他指出“之前如果歐洲各國之間要打戰比較容易,因為國與國之間有疆界,現在國與國之間的疆界變得模糊了。重要的不僅是政府之間要去促進和平,公民之間也要每一天去鞏固。當然僅僅是在經濟方面的合作不能夠避免戰爭,和平是要在每天的生活去不斷地去鞏固的。歐洲有五億人口,所以我們要盡力去做一切的事情,要有同等的機會去發展。”

來自國際軍事網絡協調的曼弗雷?維爾納?德羅桑伯格上校認為,人們能夠和諧共處其實不是和平,即便各國沒有宣布戰爭,但是一直存在潛在的戰爭威脅,所以我們必須締造這樣的氛圍,沒有爆發戰爭并不能確保永久和平,和平是需要創造的。

隨后,中歐社會論壇執行主席、中歐社會論壇創始委員陳彥博士,澳門大學社會科學及人文學院王建偉教授與上述嘉賓一起參與了《新京報》文化部主任蕭三郎先生主持的媒體互動。

會議最后,鐘怡女士、保羅?張萬亭先生、陳彥博士分別代表澳門基金會和中歐社會論壇致辭宣布會議圓滿結束。主辦方感謝嘉賓的參會與精彩對話,并希望能夠保持對話的精神,跨越重洋,攜手應對人類社會大變遷中面臨的共同挑戰。

與會者對這次對話的意義和成效高度肯定,這次對話在十分熱烈的討論氣氛下圓滿結束。而部分嘉賓于23日移師香港,在香港理工大學繼續參與“歐洲人文主義 協助精神反思”研討會,對相關議題進行更深入的討論。